有机农业与有机食品的发展现状及趋势

2013-07-12 18:29:19

长期以来,有机农业与有机食品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始终是一类全新的概念,多数人根本没有听到过有机食品,即使听说过,也往往将其与绿色食品相混为一谈。随着人们对食品安全问题的日益重视和对安全食品需求的不断增长,近2-3年来的情况则大不相同了,不少人不但已经听说过,而且在一些大中城市也开始有有机食品销售了。尽管如此,国内大多数人对什么是有机农业和有机食品,发展有机食品有何意义,国际国内的发展情况怎样等等问题还是不怎么清楚,本讲试图对这些问题进行探讨。

1、有机农业与有机食品的概念

我国目前在推广的安全食品有三种:无公害食品、绿色食品和有机食品。
  前两种食品是为了适应我国消费者对安全食品的基本需求而发展起来的,而且是我国特有的。有机食品则是一种由发达国家首先兴起,近年来在我国迅速发展的,到目前为止要求最为严格的安全健康食品。
  有机农业、有机食品和有机产品是三个既有区别又有联系的概念。
  有机农业是指在植物和动物的生产过程中不使用化学合成的农药、化肥、生长调节剂、饲料添加剂等物质,不使用离子辐射技术,也不使用基因工程技术及其产物,而是采取一系列可持续发展的农业生产技术,协调种植业和养殖业的平衡,维持农业生态系统持续稳定发展的一种农业生产方式。
  有机食品是指原料来自有机农业生产体系或野生生态系统,根据有机认证标准生产、加工,而且获得了有资质的认证机构认证的可食用农产品、野生产品及其加工产品。有机食品需要满足5个基本要求:1)原料必须来自已经或正在建立的有机农业生产体系,或是采用有机方式采集的野生天然产品;2)在整个生产过程中必须严格遵循有机食品加工、包装、储存、运输标准;3)必须有完善的全过程质量控制和跟踪审核体系,并有完整的记录档案;4)其生产过程不应污染环境和破坏生态,而应有利于环境与生态的持续发展;5)必须获得独立的有资质的认证机构的认证。
    有机产品是指包括有机食品在内的所有以有机方式生产,符合相关的有机标准的产品。目前世界上比较普遍的有机产品有:有机食品、有机纺织品、有机化妆品、有机木制品、有机花卉、有机肥料、生物农药等等,甚至还有集有机食品、有机纺织品、有机木制品和有机化妆品以及优良的生态环境于一体的有机旅馆。

2、全球有机食品的发展情况

2.1 起源与发展
  有机农业于20世纪20年代发源于德国和瑞士,这在当时是对应刚刚起步的石油农业而产生的一种生态和环境保护理念,而不是一种实际的行动。20世纪40-50年代是发达国家石油农业高速发展的年代,由此带来的环境污染和对人体健康的影响也日趋严重,因此就有一部分先驱者开始了有机农业的实践。世界上最早的有机农场是由美国的罗代尔(RODALE)先生于20世纪40年代建立的“罗代尔农场”。随着现代石油农业对环境、生态和人类健康影响的日益加剧,发达国家纷纷于20世纪60和70年代自发建立有机农场,有机食品市场也初步形成。1972年,全球性非政府组织——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合会(IFOAM)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在欧洲成立的,它的成立是有机农业运动发展的里程碑。现在,IFOAM已经成为全世界有机农业和有机食品界公认的联络与协调中心,拥有分布在全世界100个国家的730个会员机构。
  随着发达国家对有机食品进口需求的急剧增加,不少发展中国家纷纷加入有机食品生产和出口的行列。据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心(ITC)统计,到2002年,全世界不同程度从事有机农业生产的国家已经多达130多个。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各有约30个国家,其余为欧洲、北美和澳洲国家。进入21世纪后,随着包括中国在内的部分发展中国家经济的发展,他们的国内有机食品市场也开始呈现明显的增长势头。
  现在,每年2月都要在德国的纽伦堡举办“世界有机博览会”(BIO-FACH),参会的机构一年比一年多,参展的有机产品有上千种,其中绝大多数是有机食品。IFOAM每3年召开一次全球会员大会,来自有机行业各领域的千余名代表会聚一堂,共同商讨有机事业的各项重大议题,交流经验,协调发展。各大洲的有机贸易博览会也定期在各地举办。可以说有机食品事业已经走上了一条正规的持续发展道路。

2.2 推动因素
  推动有机食品事业发展的主要因素是:(1)消费者的健康和环保意识日益加强,对食品健康、安全和营养问题非常关注(2)国际市场对有机食品的需求;(3)中国加入WTO给中国有机产品的出口提供了机遇(4)食品安全事故(丑闻)的接连发生;(5)新闻媒体的大力宣传;(6)超市销售网络的快速发展;(7)政府的优惠鼓励政策;(8)有机产品标识方面的规定增加了有机产品的可信度。此外,还有一些由于各地不同背景和条件而产生的推动因素。

2.3 分布统计
  截至2002年底,全球有机耕地面积已超过2100万hm2。世界上部分国家的有机农业土地生产面积见表1。表中数据包括了有机畜牧业的面积(特别是澳大利亚等畜牧业大国,其有机农业面积的主要组成是有机畜牧业)。表中中国的有机生产土地面积包括了一部分野生有机产品采集面积,实际耕种的土地面积约为150-200万亩(10-13万公顷)。
表1 世界各国有机生产土地面积统计(2003年2月的数据)
序号 国家 面积(公顷ha) 序号 国家 面积(公顷ha) 序号 国家 面积(公顷ha)
1 澳大利亚 10,500,000 33 印度 41,000 65 萨尔瓦多 4,900
2 阿根廷 3,192,000 34 印度尼西亚 40,000 66 巴布亚新几内亚 4,265
3 意大利 1,230,000 35 荷兰 38,000 67 泰国 3,429
4 美国 950,000 36 希腊 31,118 68 喀麦隆 2,500
5 英国 679,631 37 爱尔兰 30,070 69 塞内加尔 2,500
6 乌拉圭 678,481 38 哥伦比亚 30,000 70 阿塞拜疆 2,500
7 德国 632,165 39 挪威 26,673 71 卢森堡 2,141
8 西班牙 485,079 40 比利时 22,410 72 巴基斯坦 2,009
9 加拿大 430,600 41 爱沙尼亚 20,141 73 菲律宾 2,000
10 法国 419,750 42 拉托维亚 20,000 74 伯里兹 1,810
11 中国 301,295 43 玻利维亚 19,634 75 洪都拉斯 1,769
12 奥地利 285,500 44 罗马尼亚 18,690 76 马达加斯加 1,230
13 巴西 275,576 45 突尼斯 18,255 77 韩国 902
14 智利 273,000 46 斯里兰卡 15,215 78 列支顿士敦 690
15 捷克 218,114 47 南斯拉夫 15,200 79 保加利亚 500
16 瑞典 193,611 48 埃及 15,000 80 肯尼亚 494
17 丹麦 174,600 49 多米尼加 14,963 81 圭亚那 425
18 乌克兰 164,449 50 危地马拉 14,746 82 马拉维 298
19 芬兰 147,943 51 摩洛哥 11,956 83 黎巴嫩 250
20 墨西哥 143,154 52 哥斯达黎加 8,974 84 苏里南 250
21 乌干达 122,000 53 古巴 8,495 85 牙买加 205
22 匈牙利 105,000 54 以色列 7,000 86 斐济 200
23 瑞士 102,999 55 尼加拉瓜 7,000 87 毛里求斯 175
24 秘鲁 84,908 56 立陶宛 6,769 88 老挝 150
25 葡萄牙 70,857 57 赞比亚 5,688 89 马来西亚 131
26 新西兰 63,438 58 冰岛 5,466 90 克罗地亚 120
27 巴拉圭 61,566 59 加纳 5,453 91 贝宁 81
28 厄瓜多尔 60,000 60 斯洛文尼亚 5,280 92 叙利亚 74
29 斯洛伐克 58,706 61 俄罗斯 5,276 93 塞浦路斯 52
30 土耳其 57,001 62 坦桑尼亚 5,155 94 尼泊尔 45
31 南非 45,000 63 巴拿马 5,111 95 津巴布韦 40
32 波兰 44,886 64 日本 5,083 96 越南 2
全球合计 22,811,267 ha (约3.4亿亩/32280平方公里)
l 数据来源:Minou Yussefi和Helga Willer 编:“The World of Organic Agriculture” — Statistics and Future Perspectives 2003。
表2是世界部分国家2000年到2002年有机农业生产面积的变化情况,表中选择的15个国家中既有发达国家,又有发展中国家,既有有机农业发展最早的国家,也有起步较晚的国家,因此比较具有代表性,得出的平均增长速率也可以较真实地反映出全球有机农业发展的总体情况。从表中可以看出,欧盟国家中,除英国的发展速度特别高外,德国、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发展速度都接近世界平均水平,北欧的丹麦、瑞典的年增长率都已在10%以下,芬兰则已经几乎是零增长了。而世界上有机食品占本国食品总量比例最高的国家奥地利的有机农业面积则已经呈现出负增长。有机农业大国美国的有机农业面积近两年增长缓慢,主要是受到转基因问题的困扰。澳大利亚的有机农业面积占了全球总面积的近二分之一,但大部分是有机牧场,经过这些年的大发展,又加上近期的严重干旱,从2003年起,澳大利亚的增长速度也明显减缓。阿根廷也有类似情况,且其增长速度已经降到低谷。本来基数较低的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增长率如此高,估计是与邻国美国的需求相关联的。以捷克为代表的东欧国家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相似,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因此估计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将会继续保持较快的发展势头。
表2 近年部分国家有机农业面积变化情况
国 家 面积(hm2)2000年 面积(hm2)2002年 2年增长率(%) 年均增长率(%)
澳大利亚 7,654,900 10,500,000 +37.17 +18.59
阿根廷 3,000,000 3,192,000 +6.40 +3.20
意大利 958,700 1,230,000 +28.30 +14.15
美国 900,000 950,000 +5.6 +2.8
德国 452,200 632,165 +39.80 +19.90
英国 380,000 679,631 +78.85 +39.43
西班牙 352,000 485,079 +37.81 +18.91
法国 316,000 419,750 +32.83 +16.42
奥地利 287,900 285,500 - 0.83 - 0.42
加拿大 188,200 430,600 +128.80 +64.40
瑞典 174,000 193,611 +11.27 +5.64
芬兰 147,400 147,943 +0.37 +0.19
丹麦 146,700 174,600 +19.02 +9.51
捷克 110,800 218,114 +96.85 +48.43
墨西哥 100,000 143,154 +43.15 +21.58
15国合计 15,168,800 19,682,417 +29.8 14.9/a
l 2000年数据引自OCIA通讯(2001年);2002年数据引自“World Organic Agriculture-Statistics and Future Perspectives 2003”

  我们认为,15%的全球年平均增长速率比较恰当地反映出世界有机农业和有机食品事业在经历了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后,目前正在逐渐进入一个平稳发展的阶段。据此预测,今后几年全球有机农业的平均发展速度,估计也应该在15%左右,甚至还可能会略低于此值。当然,各国情况不同,发展速度的差异也将会继续保持下去。发达国家有机农业发展速度的减缓与对有机产品需求的不断增长,预示着他们将要从其他国家进口更多的有机产品,这无疑给中国有机农业的快速发展提供了良机。

2.4 市场与销售额
  北美国家是世界有机豆类、谷物以及有机水果、蔬菜和乳制品的主产地。南美洲生产大量的有机橄榄油、糖、棉花、热带水果、可可、咖啡和牛肉。西欧的有机农业正在加速发展,东欧的有机农业也已有了一定规模。中国、泰国和马来西亚为主的亚洲国家则以有机茶叶、蔬菜、大米、咖啡、香料和油料为主打产品。澳大利亚是有机牛肉的主要供应国。在非洲,许多非政府组织正在帮助当地社区发展有机农业,其中有几个非洲国家还是有机产品的出口大国。如埃及的有机棉花、水果、蔬菜和香料已经向欧洲大量出口,马达加斯加向世界有机市场提供有机香料和热带植物油,坦桑尼亚则向欧洲出口茶叶、棉花、香料和热带水果等产品。
在美国销售的有机产品中,大田作物产品大约占一半,其他主要产品有乳制品、速冻蔬菜、有机方便食品等。有机产品市场比较兴旺的国家和地区还有荷兰、瑞士、意大利、丹麦、瑞典、澳大利亚、新西兰、南非、阿根廷、日本以及台湾地区等。
发达国家的有机产品消费占全部食品市场的比重多数不超过2%。前几年,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有机市场的年增长率为30%~40%,其他欧洲国家的年增长率则为20%~30%,美国的年增长率估计接近20%。现任德国消费者保护、食品和农业部部长的赛娜特.屈耐斯特女士提出了到2005年和2010年,德国的有机食品占全部食品的比例分别为10%和20%的目标,而奥地利现在则已经达到8%以上的水平。
  一个国家的有机食品市场的消费量并不一定等于其生产量,多数发达国家由于受国土面积和气候条件的限制,或由于生产成本的原因,其所消费的有机食品中相当一部分是从发展中国家进口的,欧盟就从60多个发展中国家进口有机食品,英国每年从巴西、印度、中国、墨西哥等9个发展中国家进口的各种有机食品达12000多吨。而发展中国家则相反,其国内有机食品市场十分有限,产品主要供出口。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出口的有机食品包括:咖啡、茶、蔬菜(速冻、保鲜、脱水)、大米、果汁、果酱、蜂蜜、香料、可可、巴西坚果、香蕉(鲜、干)、大蒜、腰果、木槿花、丁香、蔗糖、芝麻、姜黄、调味料、西番莲果、芒果(干、鲜)、菠萝汁、花生、苋属植物、小豆寇、生姜、大豆、醋、葵花子和南瓜子等。阿根廷是发展中国家有机农业最为发达的国家,发展中国家向欧盟国家出口的有机食品中,阿根廷就占了70%左右。可见,其他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在这方面还大有发展潜力。
  当然,由于世界贸易的发展,一个国家生产的有机产品不一定只在本国消费。发达国家间的有机产品贸易也相当活跃,如美国就向欧盟和日本出口大量有机产品。表3是国际权威部门对全球有机食品市场销售额的预测。从预测可以看到,2003年全球仅欧洲、北美、日本和澳洲的有机食品市场销售额即可达到230-250亿美元,如果加上其他国家则应在250-260亿美元。而表中预测的2005年有机食品销售额则高达290-310美元,如加上其他国家,估计可达320-350亿美元。市场前景还是相当乐观的。
表3 全球有机食品(含饮料)市场预测
国家 2003年零售额(百万美元/欧元) 占市场总额的比例(%) 年增长率(%) 2005年零售额 (百万美元/欧元)
德国 2,800-3,100 1.7-2.2 5-10 —
英国 1,550-1,750 1.5-2.0 10-15 —
意大利 1,250-1,400 1.0-1.5 5-15 —
法国 1,200-1,300 1.0-1.5 5-10 —
瑞士 725-775 3.2-3.7 5-15 —
荷兰 425-475 1.0-1.5 5-10 —
瑞典 350-400 1.5-2.0 10-15 —
丹麦 325-375 2.2-2.7 0-5 —
奥地利 325-375 2.0-2.5 5-10 —
比利时 200-250 1.0-1.5 5-10 —
爱尔兰 40-50 <0.5 10-20 —
其他欧洲国家* 750-850 — — —
欧洲总额 10,000-11,000 — — —
美国 11,000-13,000 2.0-2.5 15-20 —
加拿大 850-1,000 1.5-2.0 10-20 —
日本 350-450 <0.5 — —
大洋洲 75-100 <0.5 — —
总计 23,000-25,000 — — 29,000-31,000
l 资料来源:ITC于2002年12月根据资料汇编
l 由于缺少足够的官方数据,以上数据只是粗略的估算。
l 其他欧洲国家包括:芬兰、希腊、葡萄牙、西班牙、挪威、波兰、匈牙利、捷克、爱沙尼亚、拉托维亚和立陶宛。

3、 中国有机食品的兴起和发展

3.1农业基础
  中国有着数千年的传统农业基础,在20世纪50年代之前,我们的祖先祖祖辈辈从事农业生产几乎都不依靠农用化学品,而且积累了丰富的传统农业经验,其中包括当今人们还在大量采用的病虫草害的物理和生物防治措施。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在众多研究机构、大学和地方政府的帮助和参与下,我国各地启动并组织了生态农业运动,在全国各地建立了数千个生态农业示范村和数十个生态县,还研究并推广了形式多样的生态农业建设技术,这些都为我国的有机农业发展奠定了十分坚实的基础。
  1992年,中国农业部批准组建了“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到2003年6月底,全国有效使用绿色食品标志的企业总数达到1929家,获得绿色食品认证的产品总数为3427个,其中 “AA级绿色食品证书”60多个。 AA级绿色食品与有机食品是比较接近的,但在标准上及管理方面有些差异,在国际上还不能作为有机食品销售。绿色食品,特别是AA级绿色食品基地的建立,为我国有机农业生产基地的建立和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3.2起步和发展
  1989年,我国最早从事生态农业研究、实践和推广工作的国家环境保护局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农村生态研究室加入了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合会(IFOAM),成为中国第一个IFOAM成员。目前,中国的IFOAM成员已经发展到30多个。
1990年,根据浙江省茶叶进出口公司和荷兰阿姆斯特丹茶叶贸易公司的申请,加拿大的国际有机认证检查员Joe Smillie先生受荷兰有机认证机构SKAL的委托,在国家环境保护局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农村生态室科研人员的配合下,对位于浙江省和安徽省的 2个茶园和2个茶叶加工厂实施了有机认证检查。此后,浙江省临安县的裴后茶园和临安茶厂获得了荷兰SKAL的有机颁证。这是在中国大陆开展的第一次有中国专业人员参加的有机认证检查活动,也是中国大陆的农场和加工厂第一次获得有机认证。
1994年,经国家环境保护局批准,国家环境保护局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的农村生态研究室改组成为“国家环境保护局有机食品发展中心”,后改称为“国家环境保护总局有机食品发展中心”(Organic Food Development Center of SEPA, 简称OFDC),这是中国成立的第一个有机认证机构。
  1995年,OFDC开始进行有机检查和认证工作。目前,OFDC已经在全国20个省市自治区建立了22个分中心。OFDC十分积极地参加了几乎所有的IFOAM重要活动,与世界各地从事有机食品的同行们建立了广泛的合作关系。在中德合作项目的支持下,经过4年多的不懈努力,OFDC在2002年底获得IFOAM认可,并于2003年2月14日在德国纽伦堡与IFOAM签署了国际认可协议,OFDC由此成为全球24家获得国际认可的有机认证机构之一,也是亚洲数十家有机认证机构中继泰国的ACT及日本的JONA后,第三家获得IFOAM认可的机构。OFDC获得IFOAM认可大大有助于中国有机认证与国际的接轨,有利于打破发达国家在国际贸易上设置的“绿色壁垒”,打通了中国认证的有机产品走向国际市场之路。自1995年开始认证工作以来,先后通过OFDC认证的农场和加工厂已经超过500家,其认证的产品不但在国内有很好的市场,而且实现了向世界各地的出口。至今,已有多家国际有机认证机构与OFDC建立了合作互认关系。
1999年3月,位于杭州的中国农业科学研究院茶叶研究所在原OFDC茶叶分中心的基础上成立了有机茶研究与发展中心(OTRDC),专门从事有机茶园、有机茶叶加工以及有机茶专用肥的检查和认证,这是中国建立的第二家有机认证机构。通过该中心认证的茶园和茶叶加工厂已经超过100家。
  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于2002年底成立了“中绿华夏有机食品认证中心”,其开创阶段的工作基础是已经获得AA级绿色食品认证的几十家企业。至2003年6月底,该中心已认证了13家企业的22个产品。
有机食品认证机构的认可工作最初由设在国家环保总局的“国家有机食品认证认可委员会”负责。根据今年11月1日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认证认可条例》的精神,国家环保总局正在将有机认证机构的认可工作转交国家认监委。到目前为止经国家认监委认可的专职或兼职有机认证机构总共有十家。
  为了推动有机食品生产基地的规范化建设,国家环保总局正在着手建立一批 “国家有机食品生产基地”,并制订了《国家有机食品生产基地考核管理规定(试行)》。今年下半年,已有十多个基础较好的有机食品生产基地提出申报国家基地的申请。
目前在中国开展有机认证业务的还有几家外国有机认证机构。最早的是1995年进入中国的美国有机认证机构“国际有机作物改良协会”(OCIA),该机构与OFDC合作在南京成立了OCIA中国分会。此后,法国的ECOCERT、德国的BCS、瑞士的IMO和日本的JONA和OCIA-JAPAN都相继在北京、长沙、南京和上海建立了各自的办事处,在中国境内开展了数量可观的有机认证检查和认证工作。

3.3 标准与法规
  国家环境保护总局(SEPA)是中国第一个涉及有机食品行业管理工作的政府部门。2001年6月19日,国家环保总局正式发布了“有机食品认证管理办法”,该办法适用于在中国境内从事有机认证的所有中国和外国有机认证机构和所有从事有机生产、加工和贸易的单位和个人。从1999年开始,SEPA邀请了农业、环境、林业和水产业的多领域专家讨论和制订了“有机食品生产和加工技术规范”(准标准),于2001年底颁布实施。上述关于有机食品的管理办法和规范的发布和实施后,较好地规范和管理了包括有机认证机构及有机生产、加工和贸易者在内的中国有机食品行业,使之较健康有序地向前发展。
  由于到目前为止我国尚未正式颁布强制性的有机食品认证国家标准,因而,各个认证机构执行的认证标准也就各不相同,OFDC执行的是根据IFOAM基本标准制订的有机产品认证标准,有机茶认证中心执行的是自行制定的有机茶标准,中绿华夏最初执行的则是AA级绿色食品标准。外国有机认证机构在中国开展认证工作时各自执行各国或各地区的标准,欧盟各认证机构执行的是欧盟EEC2092/91法规(标准),美国认证机构执行的是美国国家有机标准(NOP),而日本认证机构执行的则是日本有机农业标准(JAS)。尽管标准各异,但原则要求(禁止使用合成的农用化学品,禁止转基因技术及生物,转换期、缓冲带、轮作、销售量控制等等方面)是基本一致的。然而,在认证过程中执行标准上实际存在的差异已经导致认证活动中出现了一些混乱现象。
  国家认监委正在进行国家有机认证标准的制定工作,已多次召集各方面专家对今后将要执行的国家标准进行讨论。由于OFDC在申请IFOAM国际认可过程中,根据国际专家的咨询意见并针对中国的实际情况,对OFDC有机认证标准进行了多次修改,其实施的新版标准已经做到了与国际接轨,因此成为国家制订全国统一标准的主要依据。2003年8月由中国认证机构国家认可委员会发布的,作为国家标准蓝本的“有机产品生产与加工认证规范”就是在OFDC有机产品认证标准的基础上制定的。
  除了国家和各认证机构的有机认证规范和标准外,各地还已经、正在或计划制定分类产品的有机认证标准。中国农科院茶叶研究所制定的“有机茶认证标准”以及中国水稻研究所(OFDC稻米分中心设在该所)制定的“有机稻米认证标准”目前已经成为浙江省的省级标准,并正在申报国家标准的过程中。江苏省标准局与环境保护厅合作制定的有机鸭、有机梨、有机蟹等多项省级标准也已经通过专家论证,即将发布。其他一些省市自治区也正在积极考虑制定各地的产品有机标准。
  中国政府现已开始涉及有机认证方面的国际合作事宜。阿根廷、以色列、匈牙利等国家由于与欧盟签署了协议,完全执行欧盟标准,而被列入欧盟的第三国名单,在这些国家获得认证的有机产品可以顺利地进入欧盟市场。但我国尚未就有机认证的互认问题与其他国家或地区展开正式谈判。最近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认证认可条例》对境外机构在我国设立代表机构的相关问题也做了具体的规定,这对保障我国境内的有机食品认证工作健康、有序地进行具有重要意义。

3.4 中国有机产品及有机转换产品的分布
  目前,我国绝大多数有机生产基地分布在东部和东北部各省区。从数量和面积分析,东北三省最大;从产品加工程度和质量控制方面分析,上海、北京、浙江、山东、江苏等东部省份较占优势。
我国自开展有机认证以来获得国内外有机认证机构认证的有机和有机转换产品已经有约20大类,250-300个品种。1995年以来,获得过国内外认证机构认证的有机食品(产品)在我国各地的大致分布情况见表4。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认证产品的类别和品种还将不断增加

表4 我国获得有机认证的产品情况(2003年底)
有机产品类别 主要分布地区(省、市、自治区)
蔬菜:各类速冻菜、保鲜菜、脱水菜 山东、北京、上海、江苏、福建、浙江、河北、内蒙古、黑龙江、广东、江西、云南等
茶叶:绿茶、红茶、乌龙茶、普洱茶等 浙江、福建、江西、江苏、四川、湖南、湖北、云南、四川等
大宗粮食:大米、小麦、玉米、大麦等 黑龙江、吉林、辽宁、江苏、浙江等
杂粮:大豆、荞麦、亚麻籽、燕麦、青稞、绿豆、芸豆、红小豆等 黑龙江、内蒙、辽宁、吉林、贵州、河北等
油料作物:花生、南瓜子、葵花子、亚麻子、月见草子、油茶子等 黑龙江、吉林、内蒙、辽宁等
林产:竹笋、鲜笋、加工笋等 浙江、福建、江苏等
水果:猕猴桃、苹果、梨、桃、柑橘、葡萄、草莓、菠萝及干果等 安徽、福建、上海、江苏、江西、河北、广东、北京等
蜂蜜及蜂产品 黑龙江、江苏、河南等
中草药:冬虫夏草、雪莲、黄芪、五味子、珍珠花、刺五加、甘草等 青海、吉林、河南、新疆等
蔗糖 云南等
棉花:长绒棉、陆地棉、彩棉等 新疆等
食用菌:灰树花、香菇、平菇、猴头菇、牛肝菌、趟子蘑、元蘑等 云南、河北、吉林、浙江、黑龙江等
淡水水产:鳙鱼、鲢鱼、鱤鱼、银鱼、鲴鱼等 浙江、内蒙、江苏等
海洋水产:紫菜、羊栖菜、对虾等 江苏、浙江
畜禽及乳制品:猪、牦牛、牛、羊、鸡、牛奶等 辽宁、青海、内蒙、云南、吉林、云南等
有机肥料 上海、山西、北京、福建、浙江、黑龙江、吉林、辽宁、云南、内蒙古等  
微生物制剂 江苏、上海
生物农药:苦参碱等 北京、内蒙、天津
野生植物:松子、油茶子、绞股蓝、山核桃、蓝靛果、山梨、花椒等 吉林、黑龙江、广西、安徽、河北等
调味品:酱油、豆瓣酱、面酱、胡椒等 上海、山东等
花卉:玫瑰、兰花等 辽宁、山东等

3.5 我国有机产品的市场与贸易
3.5.1 从国外市场到国内市场
  1999年之前,我国的有机产品主要是根据日本、欧盟和美国等发达国家的需求生产的,其中95%以上出口到国外。在2001年之前,我国认证的产品出口还是比较顺利的,没有遇到明显的障碍。但2001年以后,日本制定了有机农业法(JAS),规定凡是进入日本的产品,必须由获得日本农林水产省注册批准的有机认证机构认证后,才能作为有机产品在日本市场上销售。美国也通过并实施了国家有机标准(NOP),未通过NOP认证的产品一律不得进入美国有机产品市场。再加上国际上对食品加工行业获得“危害分析与关键控制点”(HACCP)认证的要求越来越严,中国有机产品的出口遇到了明显的“绿色壁垒”。这一方面影响了中国有机产品的出口,但从另一方面讲,也促进了我国有机事业的规范化和国际化。尽管2001年后,我国有机产品的出口遇到了很大的阻碍,但由于国际市场的需求增加,以及经过国内外各方面的共同努力,出口额非但没有下降,反而呈明显的上升趋势。
  随着我国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在1999年还基本不存在的国内有机食品市场,到2000年就开始启动了,此后的几年中,国内有机食品市场的增长趋势明显。目前,国内市场上销售的有机食品主要是新鲜蔬菜、茶叶、大米、水果和蜂蜜等。基本上都是由OFDC等国内有机认证机构认证的。在北京和上海的超市里人们可以比较方便地买到认证的有机蔬菜,在北京的马连道茶叶一条街上,有数十家商店都在销售经过认证的有机茶。
  由于发达国家的有机食品已经发展到了一定阶段,因此在他们的有机食品市场上只有“有机”产品,而不存在“有机转换”产品。但是根据国际上公认的认证原则,所有有机农业基地都必须经历至少12个月的转换期,多数情况下都需要24-36个月的转换期。这样,通常情况下在申请认证后的2年内,至少也要在1年的时间内,农场生产的产品只能被称作“有机转换产品”,这样的产品在发达国家通常只作为常规产品销售。而在中国,由于有机农业尚处于发展初期,许多农场刚开始有机转换,不可能立即向市场提供完成了农田和管理体系有机转换过程的“有机”产品,而另一方面,消费者对安全食品又有着迫切的需求,他们愿意接受“有机转换产品”,因为他们知道,尽管他们所购买的产品是在有机转换地块中生产出来的,但至少这些产品在其整个生长过程(指一年生作物),或在其生长后期(指多年生作物)是没有施用过任何化学农药和化肥的,因此愿意接受比常规产品高一些的价格。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的有机食品市场上可以看到相当比例的“有机转换”食品的原因。
  根据对北京和上海有机食品市场的调研,北京的超市中销售的由OFDC认证的有机转换蔬菜价格是常规蔬菜的3倍以上,上海的超市中销售的由OFDC认证的有机转换蔬菜的价格为常规蔬菜的2~3倍,而且销售状况相当不错。当然这是因为“物以稀为贵”,真实地反映了中国有机食品发展初期,在最发达城市中有机食品的价格定位。根据对南京的有机转换蔬菜的市场调查,其价格为常规蔬菜的1.5至2.0倍左右,明显低于经济最发达的北京和上海的价格。在全国各地销售的由OFDC认证的有机或有机转换大米的价格为同等级常规大米的1.4~3.0倍。当南方生产的有机大米与东北生产的有机大米放在同一个市场销售时,东北有机大米明显地显示出其在价格和品质上的优势。这是因为,在东北的特殊气候条件下生产的有机大米,口味通常要比南方的好,生产成本也会低一些。这个事实说明,各地应当充分利用本地的有利条件,发展自己的优势有机产品。
  由于迄今为止我国尚未对有机食品产业的发展情况进行过全面的统计,因此要得出我国有机食品销售总额的确切数据有一定难度。根据对全国获得有机认证的土地面积和平均产值的估计来推算,2003年我国获得有机认证的有机食品生产总额为19.3亿元人民币(其中,栽培作物17.5亿元,野生采集0.75亿元,淡水养殖0.15亿元,海水养殖0.50亿元,其它0.4亿元),估计其中有近70%进入市场,即作为有机或有机转换产品销售的有13.5亿元。在这13.5亿元的销售额中,出口额约为1.3亿美元,国内销售额近3亿元人民币。以全国13亿人口每人每年平均食品消费额为1200元计,则我国国内有机食品的销售额占常规食品销售额的比例约为0.02%。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2%相比,相差100倍。作为发展中国家中的经济领先国家,即使我国的有机食品销售额只占常规食品销售总额的0.1%,也已经是2003年的5倍,可见我国的有机食品产业即使只从国内市场分析,也可以说是大有发展前途的。更何况许多发达国家制订的有机食品发展计划把2010年的指标少的定在5%,多的达到了10%,而这些增长在很大程度上要依靠从发展中国家进口,从而给发展中国家开发有机食品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3.5.2 我国有机产品市场的规范化
  国内有机食品的市场目前尚处于起步阶段,需要加大管理力度。例如,几乎所有购买在中国境内认证的有机食品的外商都会根据国际惯例要求出售方提供由有机认证机构出具的销售证(Transaction Certificate),因此在中国有机认证产品的出口方面,基本不会存在假冒和超额销售的问题。而许多销售有机食品的国内超市或商家却还不知道需要由供应方提供销售证;国内消费者也很少有人知道市场上销售有机食品除了应出示其认证证书外,还应具备相应的销售证。相当一部分有机食品贸易商虽然清楚地知道申请销售证的要求,但由于种种原因,他们会尽量采取各种办法来避免申办销售证。事实上,有机认证机构一般都会向获证者一再强调申请有机食品销售证和规范使用有机标志的重要性,但由于至今尚未建立起有效的监管体系,缺乏有效协调和管理,国内某些地方的有机食品市场存在着程度不同的混乱情况。例如2003年春在深圳发生的一家超市内某山东公司冒用OFDC标志销售实际未经认证的蔬菜,甚至将在深圳就地采购的常规蔬菜冒充为山东的有机蔬菜销售,最后因被记者跟踪报道,在媒体上揭露真相,事件才告结束。这家超市如果知道向供应者索取真实的认证证书和由认证机构出具的销售证,就可以杜绝发生这样的事。2002年春北京市对在北京市场上销售的“有机茶”进行了抽样检测,结果发现有56.7%的样品不符合有机茶的要求,这里有不少是假冒的,也有相当一部分是没有办理销售证的,这一情况在媒体暴光后,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不但不合格的产品受到了抵制,连真正的有机茶也受到了牵连,造成的损失很大。吸取了这次教训后,到2003年1月,在北京市质监部门采取的又一次突击抽样检测中,产品样品不合格率下降到了5.3%。可见,要想使国内的有机食品市场走上真正规范化和健康持续发展的道路,必须解决这方面的问题。为此,需要工商管理、卫生、环保、农业、质检和认证监管等部门的共同合作,在规范有机食品市场,保障有机食品质量等方面发挥各自的职能,把中国的有机食品市场从一开始就抓好。
  在国际市场方面,2001年在德国举办的世界有机博览会(BIOFACH)上发生的情况很有代表性,销售在中国国内获得有机认证的茶叶和大豆的各家公司在博览会上由于不规范操作,没有经验,也没有行业协会的指导和约束,从而为了争取客户而竞相压价,结果中国的有机茶和有机大豆在国际市场上形成了恶性竞争的局面,价格一度甚至降到了常规产品的水平,被别人坐收渔利,还被国外同行戏称为博览会上的中国 “茶叶一条街”和“大豆一条街”。这一情况虽说在近年来由于各公司吸取了教训,积累了经验而有所改善,但应该说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中国的国际贸易还是很容易被别人利用,造成损失。因此需要尽快由有关部门将他们组织起来,组织行业协会,制订行规,学习国际经验,掌握国际动态信息,最终在国际市场上站稳脚跟,取得与我们的国力相对应的地位。
市场问题对有机事业的发展来说是最为关键的问题之一,只有有机产品在市场上体现了其真正价值,才能从根本上调动起从事有机事业的生产者、加工者和贸易者的积极性,只有规范了有机产品的市场,才能防止假冒伪劣产品的出现和泛滥,也才能使消费者信任有机产品,离不开有机产品。如果有机产品长期不能体现其真正的价值,如果有机产品的市场得不到消费者的信任,则有机事业不但不会发展,反而会逐步萎缩,直至消失。
  在有机产品产生的利益分配方面,目前需要十分关注的是如何充分落实有机产品的直接生产者――农民的利益,相当一部分贸易商在处理与有机农民的关系时有意或无意地忽视了这一点,从而极大地影响了农民从事有机生产的积极性。其实,真正精明的贸易者应该是有长远目光的,他们应当清楚,只有生产者与贸易者的“双赢”才能持久,才能稳定,才能有更美好的前景。
3.5.3 我国有机农业的发展模式
  贸易公司加农场(或农民)是目前国内普遍采用的一种有机农业生产管理模式,又称“有机订单农业”的模式。事实证明,这是一种比较适合于在中国发展有机农业和有机食品的模式,但具体的组织形式仍然需要不断改进。由拥有农场全部管理权的公司经营有机农业,或由从事有机贸易的公司租用一片农地,选派合适的管理和技术人员实施管理,雇佣当地农民从事生产;同时,公司聘请有机农业和加工方面的专家对生产和加工实施指导,公司负责实行生产、加工、仓储、运输和贸易的一条龙式综合管理。这种模式最能保证产品的有机完整性和质量。
  但在中国大量存在的、也是在第三世界十分普遍的有机农业生产组织形式是“小农户集体有机生产组织”,即在同一地区从事农业生产的数十户、数百户,甚至数千户农民都愿意以有机方式开展生产,并且建立了严密的组织管理体系,包括内部质量跟踪体系,这些农户所拥有的所有按照有机方式生产的土地就可被作为一个整体的农场来运作并接受有机检查和认证。每年国际有机界尤其是第三世界的同行们都要通过会议、通讯、交流和实践就此问题展开讨论,探讨如何做好小农户集体的有机生产和管理,如何对小农户集体进行认证等等。目前,虽说在这个问题上的讨论还远远没有结束,但已经有不少比较成熟的经验可供参考和借鉴。问题是,各国情况不同,一个国家内不同地区的情况也不同,因此小农户集体有机管理体系的质量相差也很大。最好的办法是由一个贸易公司,特别是兼有加工与贸易双重职能的公司与小农户集体签订有机生产合同,负责以议定的价格收购产品,并负责指导和监督小农户集体的生产,直至采取由公司统一供应所有农用物资,派出公司人员常驻生产基地进行管理等等措施,从而确保生产的有机完整性和可靠性。
我国目前已经有一些地方由农民自发建立了各类地方性的有机农民协会,如安徽岳西的两个村级有机猕猴桃协会和有机茶叶协会、安徽舒城的一个村级有机板栗协会等,都在组织有机生产方面发挥了十分积极的作用,但由于农民集体自身经济实力和管理水平的不足,很难解决市场问题,因此他们能采取的最佳有机农业生产模式,也还是与贸易公司相结合型的模式。总之,市场是决定有机产业能否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任何有机农业和有机食品的发展模式都必须将市场因素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来考虑。

3.6 研究、咨询和宣传
  我国不同的地方发展有机农业需要有不同的模式,也需要不同的栽培、病虫草害防治、土壤培肥以及保鲜加工等技术,为此,必须强化有机农业生产中的环境污染预防技术研究及措施,形成有机农业的服务产业。
  根据咨询与认证应当各自独立的原则,1999年初, OFDC的部分成员从OFDC分离出来,成立了南京环球有机食品研究与咨询中心,这是我国最早成立的独立咨询机构。接着在北京、南京、广州等地的大专院校和研究机构也相继成立了有机农业与有机食品的研究与咨询机构。它们在研究适合于中国不同地区的有机农业实用技术方面开展了不少工作,并为从事有机生产的单位和农民提供了全方位的咨询服务,是指导和促进各地有机事业发展的骨干力量。2001年,中国有机咨询专家网络正式组成并运作。在我国自己的传统农业和生态农业的基础上,在世界上有机农业发展和有机食品市场最成熟的一些国家,如德国、英国、美国等国家的专家的帮助下,我国的有机农业与有机食品研究和咨询事业正在不断发展和趋向成熟。现在,我国从事有机产品咨询的专家们已经开始涉足到目前为止还是十分薄弱的有机食品市场信息的咨询服务了。由于我国多数地区的农民和农村基层技术人员还无法掌握比较先进的现代有机农业知识和技术,因此在遇到突发的病虫害或其他事故时往往显得束手无策,严重的甚至会前功尽弃。事实证明,凡是在咨询机构或咨询专家指导下发展起来的有机农业基地开展工作一般都比较顺利,考虑问题都比较全面,对病虫草害防治、土壤培肥、作物轮作等等关键问题都有很明确和可行的计划。
  自1994年以来,OFDC每年都举办全国性和地方性的有机食品开发和信息交流讲习班,或有机认证培训班,其他认证机构和相关部门也相继开展了一些培训活动。OFDC还经常组织和举办有机产品检查员的国内和国际培训班。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在2002年和2003年初举办了3期全国性的“国家有机认证检查员培训班”,参加培训的学员共有300多人。
  中国认证机构国家认可委员会(CNAB)在接手有机认证管理工作后,正在按照相应的规范对现有的各有机认证机构、有机咨询机构以及有机认证检查员实施评估,力争从开始阶段就引导有机事业走向正规。
  在对有机食品的宣传方面,目前还有很多事可以做。在2003年7月对南京某有机蔬菜专卖店顾客的调查结果显示,即使在三分之二的顾客都是大学教师和科研人员的情况下,在电视台的“娃哈哈有机茶”广告做了近半年后,还是有40%以上的人只是在来到该专卖店购物时才听说有机食品这个新名词的。而顾客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在成为有机蔬菜消费者一个月后还是不清楚有机食品与绿色和无公害食品的区别。可见我国在有机食品的宣传方面的力度还很不够。诚然,有机食品的性质和生产的难度决定了其不可能像无公害和绿色食品那样迅速普及,但消费者对某种产品的需求是与消费者对这种产品的认知度密切相关的,对有机食品的宣传力度不够,也是它至今仍未被人们广为认知的重要原因。在这一点上,应该积极发挥企业和政府两方面的作用。
  目前,在一些农业和食品院校中,有机农业和有机食品已经成为一门课程,这对有机知识的普及和提高将起到十分积极的作用。各地的教育和其他相关部门也应在科普教育中有意识地增加有机农业与有机食品方面的内容,在广大的消费者中普及有机食品知识。

4、 展望

  全世界的人们都在关心食品安全问题,包括转基因食品的安全问题。对有机食品市场的需求不光是在发达国家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即使是像中国这样的一些发展中国家,有机食品市场也正在悄然发展。中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传统农业基础好,又有生态农业、生态建设的基础,目前又正值我国加入WTO后的关键时期,农业生产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发展有机农业和有机食品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市场潜力和发展空间巨大。如果发展顺利,预计在今后10年,我国的有机食品占国内食品市场的比例有望达到1.0%~1.5%,中国出口的有机食品占全球有机食品国际贸易的份额则有望达到3.0%,甚至更高。毫无疑问,开发有机食品是实现我国农业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选择。
我国已经具备开发有机食品的很多有利条件,有机农业和有机食品事业目前正处于发展的重要时期,我们很有必要认真借鉴他人的经验,既要积极推动她的发展,又要脚踏实地地走好每一步。如何同时开拓国际和国内两个市场是我们必须认真考虑的课题。要想使有机食品这一新兴环保产业得到健康、稳步的发展,就需要我们转变观念、切实解决有机生产遇到的各种问题,需要政府部门的支持和参与。同时,我们也要注意到,国际国内市场对有机食品的要求会变得越来越严格,关键就看我们能否处理好机遇与挑战的关系,把中国的有机食品牌子做大、做响、做强。发展有机食品产业前景光明,任重道远。
(国家环境保护总局有机食品发展中心)

新闻资讯